欢迎光临无极三会员app官方网站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无极三会员app官方网站 > 无极三注册 >
意大利海军特种部队有多大胆?把基地设在英军舰队的家门口
发表于:2020-09-10 16:27 分享至:

熟悉二战史的很多朋友都知道,二战时期的意大利海军拥有一支不可小视的精锐之师——第10鱼雷快艇支队(Decima Flottiglia MAS)。这支神秘的部队虽然顶着鱼雷快艇支队的名字,可他们其实是由一批经过特训的蛙人组成、装备各种特殊爆破器材的特种部队。他们偷偷摸摸地逼近敌军重兵把守的军港,炸毁敌军的舰船或者其他重要设施,而自身付出的代价却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突击队员曾经驾驶爆炸快艇重创了停泊在克里特岛苏达湾的英国“约克”号重巡洋舰,使之几乎报废;意大利蛙人曾经在1941年12月的一天夜里混进亚历山大港,用3枚人操鱼雷炸沉了英军“勇士”号、“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和1艘油轮,一举扭转了地中海战场的不利局面。不过,你以为这就是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极限了吗?绝对不是!他们还有更大胆的行动,那就是在英军重兵驻防的直布罗陀军港旁边设置一个基地,连续不断地发动突袭!

■二战时期繁忙的直布罗陀军港。直布罗陀常年有英国海军主力舰队和大批商船驻扎,是英军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最重要的据点之一,也是德意军队最重要的袭击目标。

这可真是“太岁头上动土”!这样的狂想任谁听到都会大摇其头。不过很遗憾,意大利海军还真的做到了。1942年4月,一名被编入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比亚乔公司技术员安东尼奥·拉莫尼诺(Antonio Ramognino)提出利用搁浅在西班牙海岸的“奥尔泰拉”号商船(Olterra)建立一个前进基地,在商船内部放置人操鱼雷、磁性水雷等特攻武器,并营建一个修理车间,在船上切开一个缺口以供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蛙人出动。上级听说这个想法以后也感觉不可思议,但是由于负责运送突击队的“希雷”号潜艇受到英国皇家海军越来越严密的监视,再用潜艇实施突袭过于危险,因此意大利海军内部经过多方讨论后,决定采用拉莫尼诺的方案。

■意大利油轮“奥尔泰拉”号,标准排水量4995吨。

“奥尔泰拉”号原本是一艘油轮,在意大利和西班牙之间往返运送货物。1940年6月,由于意大利政府突然与同盟国宣战,船上的意大利海员们破坏了船只,以防止被近在咫尺的英国皇家海军H部队俘获。之后,这艘巨轮搁浅在西班牙城市阿尔赫西拉斯(Algeciras)的防波堤旁边,与英国海军舰队停泊的直布罗陀军港的直线距离不到8公里。意大利海军正是看中这一点,密谋在商船内搭建一个突袭英军港口的前进基地。

■红圈为“奥尔泰拉”号商船所处的位置,其距离英军主力舰队驻扎的直布罗陀军港仅仅8公里之遥。

说干就干。意大利海军先秘密知会了“奥尔泰拉”号的船员,并获得西班牙政府的默许。然后,意大利海军情报部门的特工在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境内广泛撒网,营建起一条暗中运行的输送通道。意军将大批武器装备拆解成无法辨认的零件,混杂在其他货物中运出意大利,途经法国抵达西班牙境内,再借助各种方式运送到“奥尔泰拉”号油轮上。意军第10快艇支队的蛙人和工程专家也乔装改扮,有的伪装成平民步行穿过西班牙边境的比利牛斯山脉,有的藏身在卡车夹层里面蒙混过关,还有的人伪装成逃亡者进入西班牙境内。为了能够顺利登上“奥尔泰拉”号油轮,这些人假装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地走到海岸附近。然后,“奥尔泰拉”号的船员装作帮忙的样子,当着西班牙宪兵的面把这些“酒鬼”搀扶上船。

■“奥尔泰拉”号油轮改装后的内部结构图,人员进入的通道非常隐秘,西班牙宪兵即使上船巡查也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一段时间后,营建基地所需的人员和装备陆续到齐。船员们部分修复了“奥尔泰拉”号油轮,使之重新上浮。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突击队员和工程专家则把大量的零件重新组装成人操鱼雷、零备件、修配设施、空气压缩机以及其他必要设备。此外,意军在“奥尔泰拉”号的货仓中搭建了一个修理车间,在船壳上切开一个出口。西班牙宪兵在船上和周围四处巡视,丝毫没有发现意大利人搞的小动作,活跃在西班牙境内的英国间谍更是没有获得半点风声。

■意军在“奥尔泰拉”号油轮上切出的隐蔽缺口,平时隐藏在水下,供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特攻队员出击使用。

1942年7月,秘密基地初具雏形,第10鱼雷快艇支队开始行动。7月11日,担任突击的意大利蛙人离开“奥尔泰拉”号油轮,在附近的村庄里用无线电接收了上级要求他们炸毁的目标。之后,意军蛙人携带磁性水雷潜入水下,偷偷摸摸地进入直布罗陀军港,陆续找到目标,将水雷吸附在船底。过了一会儿,繁忙的军港内突然响起了一阵阵的爆炸声,5艘运输船被意大利蛙人在船底安放的炸弹炸沉。英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慌忙在军港周围搜寻入侵者,但是什么都没找到。意大利蛙人四散撤离,不过有一部分人被西班牙警察和军方逮捕,关押了几个月后释放。7月13日夜晚,意大利蛙人再次潜入直布罗陀,一口气炸毁了“梅塔”号(Meta)、“舒马”号(Shuma)、“帝国鹬鸟”号(Empire Snipe)和“道格拉斯男爵”号(Baron Douglas)4艘轮船,总吨位高达1万吨。

■“奥尔泰拉”号油轮内部结构图,经改造后这艘沉船成为第10鱼雷快艇支队特攻队员出击的基地。

首战告捷,执行任务的意大利蛙人陆续回到意大利述职,并且总结经验准备下一次出击。英军急了,派密探拼命搜索,四处打探意大利海军突击队员的消息。为了不让英军发现秘密基地的存在,第10鱼雷快艇在其他地点也发动了几次类似的突袭,让英军误以为意军突击队员仍然是从意大利本土或者潜艇上出发的。

■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特攻队员从“奥尔泰拉”号出击的彩绘作品。

“奥尔泰拉”号暂时偃旗息鼓,并且继续完善设施。到了1942年11月,基地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当时,美英联军发动“火炬行动”,调遣大批舰船在法属西北非登陆,直布罗陀军港兵舰云集,忙得不可开交。德意军队急切地需要破坏盟军航运,阻止盟军向突尼斯进攻。埋在盟军眼皮底下的“奥尔泰拉”号正是最佳的进攻出发地点,第10鱼雷快艇支队以维辛蒂尼中尉(Visintini)、见习队员芒尼斯科(Manisco)、海军军械少尉切拉(Cella)以及各自的副手组成“大熊星座”战斗小队,在“奥尔泰拉”号上待命。

1942年12月7日凌晨,“大熊星座”战斗小队奉命携带3枚人操鱼雷从油轮的秘密出口出动,袭击停泊在直布罗陀的英军“纳尔逊”号战列舰、“可畏”号航空母舰和“暴怒”号航空母舰。由于有大批军舰和运输船驻扎港内,盟军在直布罗陀的戒备异常森严,海湾内到处都布置了巡逻艇,尤其在军港的入口处警戒得相当严密。盟军巡逻艇不仅不停变换位置,还用探照灯搜索周围,每隔一段时间投下深水炸弹。

■描绘意大利海军蛙人驾驶“猪猡”人操鱼雷,从盟军布设在海港入口处的防护网破洞中潜入场景的绘画。

突击小队的成员们屏住呼吸,一点一点地在盟军舰艇正下方的海水中逼近港口。维辛蒂尼中尉和他的助手最先抵达军港入口处,不料英军竟然把左右拉动的防护网换成了上下移动式的。维辛蒂尼和副手正想办法在网底破开一个小洞,这时盟军的3艘驱逐舰到达港口,英军提起防护网让驱逐舰入港,然后重重地把防护网放了下来,正好砸中了维辛蒂尼驾驶的人操鱼雷。第二天,无极三注册维辛蒂尼中尉和助手的尸体浮上海面,英军发现以后将他们以传统的海军葬礼埋葬在直布罗陀附近。

其余的几名意大利蛙人运气也不是很好。芒尼斯科驾驶的人操鱼雷趁着盟军3艘驱逐舰通过防护网的机会向前开进,趁着盟军巡逻艇投放深水炸弹的空隙进入直布罗陀港口。不料,他搭乘的人操鱼雷突然裂开,战斗部和推动装置分别沉入海底。两人无计可施只得游泳变换方向,打算登上西班牙海岸躲避。这时一枚深水炸弹在他们附近爆炸,芒尼斯科被震得不省人事,然后两个人都被一艘美国船发现并捞了上来。这时,因为鱼雷故障先期返回的切拉正驾驶着人操鱼雷再次向直布罗陀靠近。

■意大利“猪猡”人操鱼雷近照。这种特殊的鱼雷有自己的动力,需要两个人配合驾驶。前方的战斗部可以拆卸,等到蛙人接近目标后就可以将战斗部安装在船身上或者放置在船底附近海底,从而达到炸毁船只的效果。

芒尼斯科和他的副手被发现后,直布罗陀港内顿时警报大作。周边的所有同盟国船只都打开了探照灯,把港口附近的水域照得如同白昼。小型舰艇用机枪向水面扫射,并投放更多的深水炸弹。切拉驾驶的人操鱼雷当即被一艘巡逻艇发现,盟军巡逻艇立刻投下一串深水炸弹,炸死了切拉的副手。切拉本人没被炸死,可是巡逻艇又不依不饶地撵了上来。切拉顶着身体的阵阵剧痛和严重的晕眩,驾驶着人操鱼雷下沉到30米深的海水中。盟军巡逻艇还是不肯罢休,居然拿出对付潜艇的阵势寻找一个人,不停地投放深水炸弹、用机枪和探照灯搜索水面。直到一个半小时以后,这艘巡逻艇才不依不舍地离开。切拉一动不动地潜伏在水下,意识逐渐模糊的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于是集中最后的注意力让人操鱼雷自行沉入海底,自己浮上水面,准备迎接死亡。然而,失去知觉的切拉浮上水面后随着洋流漂泊,居然鬼使神差地又漂回到了“奥尔泰拉”号附近。切拉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连忙游泳回到船舱里面。第二天,切拉潜入水底收回了人操鱼雷。

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突击行动失败了,除了切拉少尉以外,战斗小队的其余队员全部阵亡。可是意大利海军并不死心,再次派遣特攻队员重建了“大熊星座”小队。1943年5月8日,意军再一次从秘密基地发动对直布罗陀的突袭。诺塔里中尉(Notari)、塔蒂尼中尉(Tadini)和上一次突袭行动仅存的切拉少尉各带一名副手,驾驶人操鱼雷向直布罗陀航进。

■意大利蛙人驾驶“猪猡”人操鱼雷接近盟军舰船底部示意图。

意军故意选择在狂风大作、海浪翻涌的半夜动手,并且将目标对准直布罗陀军港内位置最偏僻的3艘轮船,让英军无从判断意军突击小组来自什么方向。诺塔里中尉等6人顶着强劲的大风和紊乱的水流,多次尝试才顺利进入直布罗陀港。由于天气恶劣,英军的警戒有所放松,意军3条人操鱼雷在黎明时分接近目标船只。意军突击队员井然有序地把人操鱼雷的战斗部卸下安装在船底或船舷上,然后悄悄返回“奥尔泰拉”号。

不久以后,直布罗陀港内发生连续的爆炸。美国自由轮“帕特·哈里森”号(Pat Harrison)被彻底炸毁,一名船员当场死亡;英国轮船“梅苏德”号(Mahsud)因为停泊位置水浅坐沉在港内;另一艘英国轮船“卡梅拉塔”号(Camerata)最为悲惨,船底被意大利人安放的炸药炸穿,轮船整个沉入大海。英军出动大批人员四处搜寻意大利人的踪迹,但只在直布罗陀海滩发现了一些意军情报部门故意丢下的潜水装备。

随后,北非战场的德意军队全部投降,盟军登陆西西里岛。意大利内部发生政变,墨索里尼被扣押,以巴多格里奥为首的新政府开始秘密与盟军谈判停战。但是,“奥尔泰拉”号上的意大利蛙人坚持把战争继续下去。1943年8月3日深夜,“大熊星座”小队在获得了新装备后发动了第三次突袭。诺塔里中尉率领3个“猪猡”鱼雷小组潜入直布罗陀军港,经过一番周折以后,炸毁了挪威轮船“索肖夫迪”号(Thorshøvdi)、英国商船“斯坦利奇”号(Stanridge)和美国自由轮“哈里森·格雷·奥蒂斯”号(Harrison Grey Otis)。一个月以后,意大利政府与盟军签订停战协定并加入同盟国,“大熊星座”小队也按照海军总部的命令停止战斗。

■被意军人操鱼雷炸成两截的挪威轮船“索肖夫迪”号的惨状。

“奥尔泰拉”号轮船结束了它的使命,被盟军船只拖带到直布罗陀港整修。直到这时,盟军才发现这一艘看似平常、在他们眼皮底下停置了三年之久的轮船有些异样。英军派遣潜水和排爆专家莱昂内尔·克拉布(Lionel Crabb)所率的潜水队登上“奥尔泰拉”号轮船,进入每一间舱室排查。排查的结果让直布罗陀的英国海军驻军、甚至伦敦的海军部大吃一惊:“奥尔泰拉”号至少存放着3种不同型号鱼雷的组件,有一个专门的修理和组装车间,各种设备应有尽有,甚至在船侧开了一个小口,外面用救生艇和各种杂物做了伪装。

■后人制作的“奥尔泰拉”号模型,展示了船舱内部的场景。

英军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调查意大利海军从哪里对直布罗陀发动接二连三的突袭,想不到玄机竟然在隔海湾相望的一艘破船上!更加令盟军惊恐的是,船上现有的备件仍然足够再组装完整的鱼雷!如果驻扎在“奥尔泰拉”号上的意大利船员和第10快艇支队突击队员没有主动向英军投降的话,盟军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船只惨遭意大利蛙人的毒手!

对于盟军来说,意大利海军利用“奥尔泰拉”号轮船发动突袭的手段真是够毒的。意军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突击队员利用磁性水雷和“猪猡”人操鱼雷,共计击沉盟军14艘共计75578吨船只,给盟军的运输线造成了相当的物质人员损失,由此给盟军造成的心理恐慌更是无比巨大。此后,盟军对心细胆大的意大利海军第10鱼雷快艇支队佩服得五体投地,不仅释放了一些被俘的突击队员,向他们学习先进经验,还效仿意大利蛙人组织了几次类似的特攻行动。

■1961年被拆卸之前的“奥尔泰拉”号,箭头所指之处为原先意军蛙人和人操鱼雷的进出口位置。

意军第10鱼雷快艇支队的大胆行动毫无疑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神来之笔,值得后来者大力学习和仿效。不过问题来了,直布罗陀是英国皇家海军最重要的军港之一,常年有重兵严密设防,意军为什么能顺利地潜伏下来、组织多次成功的突袭还不被发现呢?原因恐怕主要有3点。

第一,实力过硬,敢想敢做。意大利海军早在一战就组织过用蛙人和人操鱼雷实施特种作战的实例,拥有先进的装备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意军将基地设置在直布罗陀旁边的油轮“奥尔泰拉”号上,这样的“灯下黑”也使得英国人毫无防备。用一名英国海军军官的话说,“从直布罗陀的海军司令部里都能看见这艘油轮的上层建筑”。

第二,情报准确,保障给力。意军在西班牙和直布罗陀的情报网能够及时获取盟军舰船的情报,并且做好一切保障工作。跑运输、布疑兵、假情报……意军谍报人员的种种骚操作搅得英军晕头转向,根本想不到攻击居然来自这么近的距离。

当然,第三点也很重要,那就是西班牙政府的默许和暗中支持。不难想象,这么大规模的连续行动如果没有西班牙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再精细也会露出马脚。1982年英阿马岛战争之前,阿根廷军队就想学意大利海军来这一手,派人携带磁性水雷进入西班牙境内,接近直布罗陀企图重创英军舰队,还给这次行动煞有介事地起名为“阿尔赫西拉斯行动”(阿尔赫西拉斯是直布罗陀湾最大的城市)。结果,这几个倒霉的家伙还没能接近直布罗陀就被西班牙警察抓起来了。看起来,阿根廷军队还是没有学到家呀。

■描绘意大利海军蛙人使用人操鱼雷攻击直布罗陀的艺术画。不过本文中的意大利蛙人并不是从特派的潜艇出发,而是从直布罗陀军港对面的一艘不起眼的轮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