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无极三会员app官方网站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无极三会员app官方网站 > international >
拜登上台可能性几何?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深度解读2020美国大选|风向
发表于:2020-09-06 02:45 分享至:

新冠疫情彻底改变了2020年美国大选的议程。在距离大选还有两个月之际,不确定性似乎进一步加大。反弹的疫情、难息的抗议正持续挑动着民意,交织影响着民主、共和两党的竞选节奏,使得两党选战难以按照传统方式展开。拜登胜选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选情压力继续增大,特朗普是否会采取更加极端的做法?美国国家领导人的更换会对中美关系产生多大影响?围绕这些问题,学者们在由凤凰网《风向》栏目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的讨论会上进行了深入交流。

对话嘉宾:

时殷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

何伟文 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王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核心提要:

1、时殷弘:从现在到明年1月20号,不管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入主白宫,还有六个多月的时间。 其间有六件事情是可以明确估计的,还有两件事情一旦出现就极为严重但很难估计。

2、王文:在11月初美国大选最终投票日之前,两国之间的分歧一定会不断地加大,而且在媒体上的引爆点还会越来越多。但是随着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以后,中美会出现短暂的调和期,还会对前段时间中美之间大规模的摩擦做出一定的反思和调整。

3、何伟文:如果拜登上台的话,根据民主党现在公布的政策纲领,有两方面可以预见。其一,民主党“反华”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政治路线跟特朗普不会有很大区别,并且会更加看重人权,民主,自由这些方面;其二,民主党提出回归多边主义,但是可能会通过加强改善盟友的关系来共同来对付中国。

以下为现场实录:

时殷弘认为,从现在到明年1月20号,不管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入主白宫,还有六个多月的时间。这六个多月的时间,有六件事情是可以明确估计的,还有两件事情是很难估计的。

第一,特朗普政府会继续在新疆、香港的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法律制裁;第二,特朗普政府会继续进行所谓中国颠覆渗透美国进行大规模情报活动等等,即执法行动;第三,特朗普政府会进一步提升美国对台湾当局的军事支持和外交支持;第四,特朗普政府会继续以相当高的频度和力度在南海进行否定中国航海行动,并且像7月两次双航母打击群大规模军事演习那样,就先进武力来震慑中国;第五,特朗普政府将继续劝诱和施压于德国等美国发达盟国和相当一部分发展中大国来跟进美国,震慑华为和中国某些高科技的企业;第六,今后6个多月里,特朗普政府还会按照奥布莱恩和蓬佩奥大演讲继续猛力抨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的基本政治社会体制和对外政策体系,可以肯定特朗普政府还会极力的争取尽可能多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尽可能多的在那些问题领域孤立中国。

时殷弘谈到:“有两件事情是很难预计的,但是因为现在全世界讨论突然增加了,就表明这两件事情大家看到变成了possible了,这是过去几十年都是不可想象的。这两件事情,坦率地讲,一旦出现就是极为严重的,而我们应对的办法是不大容易想出来或者是付诸实践的。一个就是美国鼓励对中国南海的某个和某些岛礁进行有限军事打击,另一个就是美国跟过去相比空前公开废弃传统的‘一个中国’政策。”

王文补充道:“目前美国确实处在选战胶着期,未来差不多70天左右,中美之间的分歧会不断加大。因为特朗普是一个公共传播、操纵舆论的高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为了转移美国国内聚焦他的抗疫失败的视线,一定会炮制更多的中美关系的紧张,international来转移老百姓对他在抗疫不力上的责任。”

王文表示,在11月初美国大选最终投票日之前,两国之间的分歧一定会不断地加大,而且这个在媒体上的引爆点还会越来越多。但是随着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以后,无论是特朗普再连任还是拜登上台,王文认为中美会出现短暂的调和期,还会对前段时间一两年来、两三年来,中美之间这样大规模的摩擦做出一定的反思和调整。调整的结果,就会出现新的中美关系的互动状态。“但是我们必须心里有一个预期,就是两个大国接触面那么广,有矛盾是非常正常的。”

关于拜登胜选的可能性,何伟文表示,目前来看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对于民调也不好去泛泛地空谈,特别最后尤其选票会产生什么变数都很难说。仅仅是作为一个假设,如果拜登上台的话,根据民主党现在公布的政策纲领,何伟文认为有两方面可以预见。

第一个,民主党“反华”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政治路线跟特朗普不会有很大区别,而且由于民主党的特征,它会更加看重人权,民主,自由这些方面,所以在涉台、涉藏、涉疆的问题上,估计还会加剧,还有对网络安全,依然会加剧,这是一方面。

在另一方面,何伟文解释道:“在贸易方面可能会有些不同。历来共和党赞成的民主党就会反对,共和党搞了关税民主党就说关税是错误的,倒不是说关税伤害了中国,而是说关税伤害了美国,因为关税都是美国人掏钱,特朗普骗人说中国,那明摆着不对。但是至少可见,拜登取消关税的可能对贸易谈判上面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

“从多边的角度来讲,民主党提出回归多边主义,拜登表明其一上任就要回归世界卫生组织,八边协定等等。如果美国回归多边了,很多问题就比较好谈,因为多边的框架下面有些道理好讲。而现在特朗普是美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没有办法讲,跟他讲他又不懂,或者说他又不听,所以在多边方面下这是有利的。”

何伟文同时表示,拜登上任也会带来对中国不利的方面。比如,通过加强改善盟友的关系来共同来对付中国,这样对中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大。如果民主党把这个协调好,可能对中国带来新的压力。